專屬造夢師-作品正文卷 第24章:魏越禾被訓

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盞盞 書名:專屬造夢師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priqzu.live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坐在主位上的魏老太太滿臉嚴肅,沈姣朝她問候了一聲后,這才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魏老太太嚴厲的看向魏越禾,眸底藏著怒氣,“阿禾,你沒什么想說的?”

    魏越禾打了個冷顫,咬著唇不情不愿的站起來,先給沈姣鞠了個躬,爾后低聲道:“沈小姐,不好意思,今天把你落下了。”

    居然乖乖的道歉了?

    沈姣微微挑眉,可她要的并不是道歉,而是以后的安寧。

    “沈丫頭,這次是阿禾做錯了。”魏老太太總算朝著她道,“她被嬌縱慣了,沒大沒小,也不知道天高地厚,我會禁她兩日,以后她要是欺負你,你盡管與我說。”

    沈姣抿唇一笑,沒有拒絕:“好的,謝謝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魏越禾低垂著頭坐了下去,整個人看起來十分陰郁,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。一頓飯下來,她幾乎沒怎么抬頭,整個腦袋都要埋進碗里去了。

    不經意間,沈姣掃見掉進魏越禾碗里的金豆豆。

    魏越禾哭了???

    意識到這一點,沈姣有些不敢置信。魏老太太對魏越禾做了什么?魏越禾那樣的人居然也會當著所有人的面哭?

    壓下內心的疑惑,沈姣收回目光,沒敢多看。要是被魏越禾發現自己知道她哭了,指不定心里會怎么記恨她。

    一頓飯吃的索然無味,有魏老太太在,魏家大廳的氣氛總是出奇的沉悶。所有人都規規矩矩的,把自己的劣性收斂起來,只在魏老太太面前呈現出最乖巧的模樣。

    魏老太太放下了碗筷,沒有像以前那樣開會,板著臉離開了。

    她一走,魏越瑤便開口了,語氣盡是抱怨:“三姐姐,都怪你,連累的我們都被平白的訓了一通。”

    都被訓了?

    沈姣眸光一閃,看來在自己還沒回來的時候,魏老太太對他們說了什么,也難怪今天在飯桌上會那么沉悶。

    魏越禾吃飯的動作一頓,知道魏越瑤是想看她笑話,沒吭聲。

    “三姐姐,你怎么不說話呀?”魏越瑤眼里帶著笑,她難得見魏越禾哭鼻子,心里早就樂開了花,只想趁熱打鐵給魏越禾難堪。

    魏越禾握筷子的手一緊,正要開口說話,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,溫暖瞬間傳來,緊接著是大哥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四妹妹,祖母從不會平白無故的訓人,你要是覺得自己委屈,我可以幫你把祖母請過來,讓她親自告訴你,你是哪兒錯了。”

    魏越寧臉上沒了以往溫和的笑意,臉上變得嚴肅起來時,看起來頗有氣勢,直嚇得魏越瑤小臉慘白,不敢吭聲。

    魏大夫人瞬間不樂意了,皺著眉頭朝魏越寧道:“越寧,你這是什么意思?瑤瑤也是你妹妹,你怎么這樣嚇她?”

    沈姣不想再摻和進魏家的這些恩恩怨怨里面,趕忙放下筷子,接過身側傭人的水漱了口后,朝著眾人抿嘴一笑:“今天出了趟門有點累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也不去管她們如何,自己趕緊朝外走去。一直到花園,沈姣這才放緩了腳步,整個人輕松起來。

    “沈姐姐!”

    游伍不知道從哪里出來,一下子就躥到了沈姣跟前,臉上帶著些有些不自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游伍,你怎么在這里?”沈姣有些詫異,游伍要么應該是在魏越淮那兒,要么就是在他現在工作的地方,這樣特意在這等著她做什么?

    “沈姐姐。”游伍表情有些奇怪,“你今天跟大少爺他們一起出門逛街了啊?”

    這事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,所以沈姣大大方方的點頭,滿臉莫名:“對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聞言,游伍臉上的表情有些受傷,看向沈姣的眼神就好像看一個背叛者似的,欲言又止的模樣,最后什么也沒說,轉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見狀,沈姣一臉懵。不過又聯想起上次在魏越淮面前提了句魏越寧,魏越淮便渾身寫著不高興的樣子,她有些恍然。

    魏越寧和魏越淮看起來真的很不對頭啊……也不知道游伍告訴魏越淮了沒,之前她和魏越淮提了句她要出門一趟,但并沒有說是和魏越寧他們一起。

    要是知道了該不會又生氣吧?

    有些惴惴不安的回到院子里,一進門,她便看見燈光已經偏暗的主屋。

    已經睡了?沈姣一愣,這才八點多啊!怎么那么早就睡了?院子里并沒有噩夢的氣息,應當是還沒睡著。

    她放輕腳步,小心翼翼的開門進了偏房。一開燈便看見桌上正放著她那幾個袋子,沈姣走過去,把東西分類整理好后,拿著睡衣趕緊去浴室洗了個澡。

    在外面一天,又悶又熱的,她流了一身的汗,總覺得渾身汗酸味。

    只是剛擦拭著頭發從浴室里出來,就看見主屋的門開了,魏越淮就站在門口的方向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沈姣心里咯噔一聲,臉上下意識的擠出笑容:“二少爺還沒睡啊?”

    魏越淮臉上的表情高深莫測,聲音冷冽,讓人一聽就想打冷顫:“和魏越寧他們出去了?”

    果然是這茬!

    沈姣有些頭疼,她猜過魏越淮和魏越禾他們關系不好,卻沒想過他對魏越禾他們居然那么抵觸,不過是一塊出個門罷了,回來就是這幅興師問罪的模樣。

    斟酌半晌,沈姣決定把鍋甩給老夫人:“老夫人說他們要出去,所以順帶捎上我。”

    聞言,魏越淮臉上閃過一道嘲諷。他朝沈姣走近幾步,身高上的優勢給他平添了幾分壓迫感,沈姣一下子就顯得嬌小起來。

    “沈姣。”

    他第一次連名帶姓的叫她,語氣卻是嘲諷的,“在我的院子里住著,又和別的院子的人走得近,你是想腳踏幾條船?”

    沈姣一愣,旋即有些不贊同:“二少爺,我只是在你院子里照顧你,但你并沒有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的權利吧?”

    況且她只是出了個門而已,還被魏越禾擺了一道呢!

    “照顧我?”魏越淮的眼神更加冰冷了,“可你盡到了照顧我的職責嗎?”

    沈姣被問住,她才接替游伍的工作崗位沒幾天,就因為各種原因而請假,讓游伍都回來了幾次,確實不算盡職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以后我會盡心盡力的照顧你。”深吸一口氣,她大大方方的道歉,想了想后又添了一句,“不過我照顧你的目的是幫你驅逐噩夢,你不也沒有配合我嗎?”

    魏越淮大概也沒想到她還會回懟他,兩個人默默對視了半天,最終魏越淮冷笑一聲,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沈姣: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原地站了半晌,沈姣沉著臉回了房。頭發還濕漉漉的,但她早已沒了擦干的心思,心里煩躁得厲害。

    一想起剛剛魏越淮質問的情形,她就又惱又氣。腳踏幾條船?她只是來這做生意,又不是賣身談戀愛,什么腳踏幾條船!

    而且就算她真踏了幾條船也與魏越淮無關吧?她又不是魏越淮的人,只是有著合作關系罷了,怎么就不能和別人走得近了?

    越想越氣,沈姣抱著頭晃了幾下,把腦子里亂七八糟的事兒通通拋開,又將從陰陽叔給她的東西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那幾根編制噩夢結的絲繩,沈姣強逼著自己靜下心來,慢慢的回憶著之前老頭子教過她的方法步驟。

    怨氣深的時候編制噩夢結效果會更好,沈姣細長的手指靈巧的動著,眸子緊閉,把腦海里的東西通通散盡,放空思緒凝神編制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了多久,她睜開眼,手上的噩夢結已經初見雛形。雖然不如老頭子編制的精致,但黑霧騰騰,是個效果不錯的噩夢結。

    沈姣愛不釋手的看了片刻,猝不及防的突然感受到噩夢氣息。

    魏越淮睡了。

    意識到這一點,沈姣臉上的笑意微微收斂。將噩夢結串著黑色珠子掛在手上后,她起身朝主屋走去。

    走動間,手腕上的珠子隨著噩夢結微微晃動,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手繩。

    一進魏越淮的房間,沈姣便被鋪天蓋地的噩夢氣息環繞,雖然她天天來魏越淮這兒念清心咒,但因為魏越淮的夢境上了把大鎖的原因,這兩天她一直沒進去過,噩夢日漸壯大。

    床上的魏越淮明顯被魘住,臉上一片蒼白,眼瞼下的青黑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的魏越淮,沈姣又覺得他有些可憐。再怎么大少爺脾氣又如何?到了夢里,還不是成了個小可憐。

    她伸手將魏越淮的的手翻出來看了看,只見之前的好夢結已經變成了黑色,透露著一股不祥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這種程度,就算是老頭子從地底下爬出來也要花費不少心思才能解決吧……”

    真不知道老頭子怎么會把這個生意留給自己,就以她那三腳貓的功夫,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解決。

    輕車駕熟的和魏越淮額頭相抵,她靜心進去。撥開灰蒙蒙的霧氣后,就能看見那扇熟悉的大門。

    大抵是黑靈珠和錦囊的作用,這次進來,沈姣明顯發現自己的靈氣充沛了很多,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似的。


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股票涨跌的因素 单机版四人麻将 中国福彩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高频开奖 新十一选五软件 3d开奖预测最准确 河北麻将一个刚给多少 山东十一运夺金结果 北单比分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彩票控 江苏快3计划微信群 十分快三分析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