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中文 >玄幻魔法 >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> 第三卷 黑云壓城城欲摧 第446章 大利東方
我的書架 | 加入書架 | 舉報章節錯誤 | 返回書頁

從大佬到武林盟主-第三卷 黑云壓城城欲摧 第446章 大利東方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小樓聽風云 書名:從大佬到武林盟主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priqzu.live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大年初四。

    宜祭祀祈福,出行會親友。

    大利東方。

    暮色掩映中,張楚乘車出張府,奔向封狼郡。

    照例沒有讓任何人送……

    張府的三個女人,只能站在閣樓上,目送他的馬車離去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……“

    頂著可愛小老虎帽子的李錦天,拉著奶娘歪歪斜斜的沖進李幼娘的臥室,“吭哧”、“吭哧”的將一把小馬扎搬到窗臺邊上,再在奶娘幫助下“嘿喲“、”嘿喲“的爬上小馬扎。

    他努力的墊起腳尖,往小娘看向的方向張望。

    暮色中的太平鎮點綴著點點好似熟透了的橘子般的喜慶暖光,穿著花布新衣裳的熊孩子們,拿著冰糖葫蘆和風車一陣風一樣的滿臉亂竄,只遺下銀鈴般的天真笑聲街頭巷尾回蕩……

    李錦天還很小。

    他的世界里還到處都是蜜一樣的甜與草長鶯飛一樣的美,他還不懂得欣賞太平鎮這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平靜和美好。

    他黑白分明的眸子,盡是那輛陌生的赤色馬車。

    剛剛他親眼看到了阿爸上了那輛馬車。

    馬車漸漸遠去,他忽然起下腦袋,冷不丁對立在他身旁的李幼娘說道:“小娘,阿爸是不是不喜歡我了?“

    奶聲奶氣的強調,直擊李幼娘心底最柔軟,也是最不可觸碰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突然淚如泉涌。

    她知道的。

    自家老爺并沒有因為小太平的出生而冷落小錦天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小太平、小錦天,包括石頭,都是這個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不如說全都視如己出,但至少在對待上,是沒有絲毫差異的……

    他只是太忙了。

    忙得連過年都沒辦法好好在休息……

    她心酸的是,這孩子太可憐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爹娘還在,那該多好啊!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知秋抱著襁褓中的小太平,也站在窗前目送自家男人遠去,目光滿是疼惜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沒辦法。

    大過年的誰愿意出遠門啊?

    夏桃立在姐姐身畔,挽著姐姐的一條胳膊,目送馬車遠去的眼神中滿是憂慮,“姐姐,不會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知秋聽言,本能的就想呵斥她一句“烏鴉嘴”。

    話都到了嘴邊,才想到到底是親妹妹……

    “不會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篤定的說道:”這次騾子與吳老九都出去了,不可能出什么事!“

    她像是在給妹妹解釋。

    又像是在對自己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遙遙。

    水迢迢。

    道阻且長……

    張楚倒是沒什么多愁善感。

    他已經習慣了。

    習慣了一直在路上。

    他甚至有心情在搖搖晃晃,乘坐體驗極差的馬車里,用手握住鐵壺,給自己烹上一壺香茶,打發漫長的旅途。

    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。

    車隊打著火把在摸黑前進。

    好在太平鎮方圓百里內的馬道都經常修繕,路況還算良好,走夜路也沒那么費勁。

    “幫主。“

    紅云輕柔的聲音在馬車外響起。

    張楚放下手里的茶碗,道:“進來。”

    車廂的側滑式鐵門打開了,紅云雙手捧著一個油燈鉆進車廂里……但沒有什么脂粉香氣,這個女人,連走路都像是貓一樣,沒有聲音的。

    都退居二線了,還有這種素養,不愧是騾子口中“天生就是吃這碗飯”的情報人才。

    她目測著距離,謹慎的坐到距離張楚六尺外,幾乎已經背靠車門的位置,二人中間還隔著一個方形小案幾……這是張楚總結出來的安全距離,他身體里噴出來的火,最遠也只能噴到四尺外,通常五尺左右就差不多安全了。

    從他體內噴出來的火,溫度奇高,而且帶著點火藥似的爆炸屬性。

    噴中大腿粗的干柴,不但會當場燃燒起來,還會飛出去七八米遠。

    若是噴中脆弱的瓷器,那連飛出去的功夫都省了,直接就當場爆炸成無數碎片。

    雖未刻意測試過,但想來等閑的七品高手若被從他體內噴出來的奇火噴個正著,不死,也得脫好幾層皮!

    “啟稟幫主,這是剛剛收到的最新消息,請您過目。”

    紅云從袖中取出一張箋紙放在小案幾上,再不知從哪兒翻出來一個老癢癢的不求人,夠著身子將箋紙推到張楚面前。

    張楚默默的看了看面前的箋紙,再看了看她手里的不求人,費了好大的勁兒,才把蠢蠢欲動的大拇指給按捺了下去。

    你真是個人才。

    真心的……

    張楚拿起對折的箋紙打開,接著油燈昏黃的光芒仔細查閱。

    第一眼他就看出,這條消息是騾子發過來的,箋紙上的筆跡,是騾子的。

    騾子初二天,就已經趕赴封狼郡,著手開始布置。

    “初九日,蕭家祭祖,已積極接觸酒水商人與操持宴席的廚子。”

    張楚合起箋紙,需起雙眼凝視著案幾上的油燈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蕭家祭祖,這的確是個好機會!

    大凡許多人聚在一起,都免不了胡吃海喝一頓。

    紅白喜事是這樣。

    祭祖這種莊重而肅穆的儀式,也是這樣。

    蕭家是當地大族,族人數目龐大,祭祖儀式當然也就人多且雜。

    前番天刀門的**之后,騾子痛定思痛,集中風云樓之力弄出了好幾個對氣海大豪有作用的藥方子。

    有床底虎狼之藥。

    有瀉藥。

    有迷藥。

    這類藥物起效慢,反應不那么強烈、異常,等待氣海大豪察覺出不對時,已經無法再強行逼出體外。

    諸如砒霜、鶴頂紅之類的有名毒藥,毒性都太過猛烈,都大多一下肚立刻就能反應過來,一番強行催吐后,余毒完全影響不了氣海大豪的行動。

    這些,都是騾子搬出張楚好說歹說才請動吳老九配合實驗,研究出來的成果。

    別小瞧了這些看起來沒什么卵用的藥方。

    拉肚子雖然是件小事。

    但哪怕是氣海大豪,如果在與人捉對廝殺時拉肚子,實力也會大打折扣!

    如果騾子能抓住蕭家祭祖的機會,藥翻那個蕭近山,倒是省了他一番惡戰……

    張楚現在有把握與五品一戰。

    但沒辦法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更沒把握必勝。

    所以當然是能不動手就最好不要動手。

    即便一定要動手,讓蕭近山忍著腹瀉跟他打,也是個挺不錯的主意!

    ”即刻給羅大山回信,抓住機會,就在蕭家的祭祖儀式上動手!“

    


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双色球 家彩3d试机号和关 贵州十一选五 麻将抢红包 极速11选5-安卓APP下载 广东体育11选5开 大众麻将胡法图解 快乐10分历史开奖 河北排列五257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吉林心悦棋牌麻将 经典日本Sm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