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帶錦鯉穿六零-正文卷 第六百零七章 混亂急救

類別:其他類型 作者:江水碧 書名:自帶錦鯉穿六零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priqzu.live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隔著挨挨擠擠的圍觀群眾,包房里面的聲音也是嘈雜不已。

    盡歡拎高藥箱大聲喊道:“大家讓讓,我是醫生,快讓我進去看病!”

    人命關天的事情,吃瓜群眾還是很懂事,立刻朝門兩邊退散,讓出一條通道來。

    盡歡大踏步走進去,包房擠滿了人,也亂成了一鍋粥。

    兩邊床的下鋪都躺著病人,一個是頭發銀白的老人,一邊是大著肚子的孕婦。

    老人雙眼禁閉呼吸微弱,床前一個少年蹲跪在地上搖晃著老人的胳膊,一個中年人彎著腰也在大聲呼喊著老人。

    孕婦那邊哎唷哎唷呻吟喊痛的同時,手掐著一個十多歲姑娘胳膊不放,姑娘壓著嘴唇估計也疼得夠嗆,還有兩個年紀更小的小丫頭,縮到了桌子旁邊努力降低存在感,連大氣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列車員姑娘見拎著醫藥箱的盡歡,就跟看見救星一樣,“醫生,你快給這兩位同志看看!”

    盡歡都還沒說話呢,孕婦的病床前,突然竄出來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太,上來就拽住盡歡的胳臂不撒手,“快給她看看,我大孫子還有多長時間能出來?”

    “醫生同志,先給我爺爺看吧!我爺爺情況好像不大好!”原本跪在地上的少年用跪著的膝蓋走過來。

    孕婦那邊的老太太不干了,“你這個小子怎么回事?不懂先來后到啊!我大孫子要是有個閃失……啊呸呸呸!有口無心大吉大利!反正必須先給我兒媳婦看!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們那邊一直不消停,影響了我爺爺休息,又大吼大叫驚擾了他,他怎么可能會突然暈倒?”少年語氣焦急又憤然。

    面對指控,老太太不服氣,“難不成火車是你家開的?我兒媳婦生孫子,喊幾聲還得經過你們家批準?”

    “火車是國家財產,是人民公共交通工具,不是你家炕頭,就得講紀律守規定,之前你家兒媳婦沒事的時候,我就叫你們不要大聲吵吵,影響大家的休息,你們還不是大吵大嚷沒個停歇?”少年氣鼓鼓地紅了臉。

    一心只系著寶貝金孫的老太太,自然聽不進少年所講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別跟我說什么紀律不紀律,老太婆我也不明白,反正天大的事情也沒有我兒媳婦肚子里的孫子重要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你一個毛頭小子,哪里懂女人家生孩子的事情,我不跟你計較,但醫生必須先給我兒媳婦看!”

    “稍微有點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,生孩子也不是說生馬上就能生下來的,我爺爺卻是急病,一分鐘也耽擱不起,先給我爺爺看完,再讓一聲去接生也來得及!”少年面紅耳赤也不妥協。

    老太太講道理講不過少年,便使勁兒拽著盡歡的手臂,試圖把盡歡拽到她兒媳的鋪位前。

    可惜她使出了全身力氣,也沒能讓盡歡的腳巋然不動,仍舊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不死心,朝著盡歡使了好幾個眼色,但盡歡的注意力聚集,全部在兩個病人的望診上,完全沒空搭理她。

    孕婦的肚子有些過大,如果不是多胎妊娠,就是胎兒過大,接生助產都需要非常謹慎才行。

    可對面的老者,臉色白中透青還昏迷不醒,就怕是中風,急救刻不容緩,不然危及性命,不死也會偏癱。

    “醫生,你趕緊去給我兒媳婦看啊!?”老太太見盡歡沒反應便掐了盡歡一把。

    盡歡拂開老太太的手,急急邁腿就向老者那邊走,

    老太太見盡歡不理她走了,情緒就像是被點燃的鞭炮炸裂,“大家快來看啊!沒天理沒王法了啊!醫生見死不救了啊!”

    “要嚎出去嚎!”盡歡邊開藥箱邊沉著聲音說道:“你兒媳婦才剛發作,一時半會兒生不下來,你爭個什么勁兒?”

    老太太卻聽不進去盡歡的話,“你分明就是嫌貧愛富,看那老頭是干部,所以才先救他,不顧我大孫子的死活,信不信去舉報你!”

    盡歡也算是閱盡奇葩極品的人了,老太太這種低段位的胡攪蠻纏,別說脅迫她就范了,就是個多余的眼神,她都懶得甩一個,無所謂地沖旁邊列車員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列車員同志,這位老太太有情況要舉報反映,趕緊帶她去找乘警同志吧,我就在這里等著!”

    站在旁邊的列車員,是個剛上崗不久的年輕姑娘,應對緊急情況和奇葩乘客很吃力。

    經驗豐富的列車長和別的同事,不是去取被子,就是去弄熱水了,每人從旁協助,她實在鎮不住場子。

    面對吵嚷成一片的混亂車廂,她招呼了好幾聲都沒人聽。

    對著這種無理攪三分的老太太,她更是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沒想到是陷在麻煩狀況中的盡歡,給她出了個好主意,她連忙去拉撒潑的老太太,“大娘,我帶你去找乘警吧!”

    老太太推開列車員扶她的手,把乘務員退了個趔趄。

    “給老婆子讓開!都是嫌貧愛富的小浪蹄子,欺負我們貧苦的工農大眾,生怕攀不上這些大干部是不是?”

    這個列車員平時努力表現,就是為了調到臥鋪車廂,心里的確是存了點小心思,但也是無可厚非的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合理合法追求自由戀愛,被人當成勾三搭四的狐貍精,指著鼻子肆意羞辱謾罵,換誰誰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列車員紅著眼圈大聲說道:“道歉!你給我道歉!”

    “道歉?休想!你不就是看到對面那個爺們是干部,才向著他們說話?上趕著做小婆的騷狐貍,還敢在老婆子面前耍橫,哼!”

    列車員到底是臉皮薄的小姑娘,受不得半點名聲上的污蔑詆毀,氣的說不出話來,原本在眼眶子里打轉的淚花,吧嗒吧嗒不停往下滾落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列車員落淚,笑得洋洋得意,“跟我黃水仙斗,小姑娘你還嫩了點!”

    列車員用收抹了一把淚水,還想著開口懟回去,圍觀的吃瓜群眾看不下去,搶著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小姑娘家的名聲金貴,你的話太過了!”

    “列車員同志也沒得罪你,你平白無故往別人身上潑臟水,真的是很不道德!”

    “大妹子,你也留點口德,就算是為沒出生的孫子積點福!”

    “老太婆話里話外,都說懷的是男胎,依我看未必吶!她兒媳婦的肚子雖然大,但樣子松散,倒像是閨女!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她活該!你沒看到她對那幾個小丫頭的態度,哪像是孫女啊?分明就是奴隸丫鬟!”

    “婦女能頂半邊天,這都什么年代了,重男輕女也就算了,把孫女當成丫鬟奴隸使,真是膽大包天!”

    “重男輕女這種事情,民不舉官不究,咱們又能把她咋樣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瓜群眾七嘴八舌討伐老太太的時候,也不忘安慰流淚的列車員。盡歡這個時候正聚精會神的,給貌似中風的老人進行急救。

    先拿出一顆對熱邪入體,中風昏迷救命的“安宮牛黃丸”,掐著老人的下顎藥喂。

    可老人已經沒有自主吞咽的意識,周圍也沒有化藥的熱水,盡歡只好把去除蠟衣的安宮牛黃丸一分為四。

    接著喂下去一瓣,就捏老者的喉嚨一下,最后一瓣放在舌頭上含化,舌頭和腸胃同時給藥,這樣效果要快一些。

    妙書屋

    


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排列三和值和尾走图表 东方61开奖结果 pk10牛牛 澳门马会即时赔率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每日牛股推荐 百搭麻将怎么打必赢 1分彩是不是有人控制 体彩20选5 河源百搭麻将邀请码 卡五星麻将app sm捆绑束缚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