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中文 >玄幻魔法 >第一狂仙 >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符文賣不出
我的書架 | 加入書架 | 舉報章節錯誤 | 返回書頁

第一狂仙-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符文賣不出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紫仙狐 書名:第一狂仙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priqzu.live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青州雷霆城,街道上車水馬龍,到處都有小販的吆喝聲傳來,云皇與余小九日夜兼程,終于來到了繁華安定的城鎮。

    雷霆城雖然也屬于滄月帝國,但這里是最安定的城鎮,平時的爭斗要少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先跟你講清楚,要購買空間戒指之類的物品,我是不會幫你付賬的,讓你教我煉丹,你都不肯,反正我是不會花靈石養你的。”

    余小九算的很清楚,她絕對不會讓云皇找到絲毫便宜,如果不是因為云皇還有點用處,她肯定要將這個摳門的家伙給趕走。

    云皇的神色如常,到也沒說什么,不過,這個小丫頭還真記仇,不就是一點小事嗎,非要算的這么清楚。

    “先去琳瑯滿目街吧!”

    云皇抬眸看了一眼遠處,琳瑯滿目街什么都有,所以才叫這么個名字。他要過去畫符賺取靈石,早知道就帶著一點靈石過來了。

    也不至于要去畫符賺靈石,淪落到這種地步,他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來到琳瑯滿目街后,云皇很快就找到一家商鋪,這家商鋪的老板是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,長相有些猥瑣。

    “兩位需要點什么?”

    老板看見有客人來了,趕緊上前詢問。他這里已經很久沒開張了,畢竟畫符的人本就很少,要是繼續這樣下去,生意會越來越難做。

    “先借我一點靈石,等賺到靈石后,就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云皇看向旁側的余小九,如果他要不是身上一點靈石都沒有的話,根本不會去求這個丫頭。

    “不借。”

    余小九直接回絕了,讓你不肯教我畫符,現在你有事相求,當然不能輕易的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云皇的劍眉緊皺,有些無奈的道:“這樣吧!待會兒煉符的時候,我準許你在一旁觀摩,至于能學到多少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余小九的俏臉上堆滿笑容,說道:“不過,賺到靈石,你要還我雙倍的,不然的話,我就不借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把我當飛揚宰啊!”

    云皇無奈的嘆息一聲,沉聲道:“好吧!先給我靈石。”

    余小九趕緊將靈石給了云皇,只要這個家伙說的都是真話,那她是穩賺不賠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,給我一些符紙!”

    云皇將靈石都給了老板,他準備將所有靈石都換成符紙。

    老板看著那些靈石,雙眼冒著精光,畢竟已經很久沒有收入了,生怕這次的生意會跑脫一樣,趕緊將符紙拿出來,一大摞都給了云皇。

    云皇帶著符紙走出商店,又給余小九借了一些靈石,在琳瑯滿目街的街道旁邊租了一個攤位。

    “云皇,雖然我沒見過什么畫符師,但畫符好歹你也買一根筆吧!這沒有筆你怎么畫符。”

    余小九看著云皇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她總覺得眼前的家伙什么都不會,自己的那些靈石,估計是要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“畫符用筆的都是外行,真正厲害的煉符師,用的是世界規則,用的是天地大道。”

    云皇認真的講解道:“你仔細的想一想,用天道與世界規則來煉符,和用靈氣畫符,誰要厲害一點?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境界,跟你說太多,你估計也聽不懂,我先給你傳一門大道規則,等你認真了解后,再來和我對話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余小九有種想要暴打云皇的沖動,這家伙和別人吹牛就算了,在他的面前,竟然也如此的張揚。

    不過,她的話還沒有說完,腦海中便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規則大道,那種大道很深奧,她能感覺到,這些大道與無盡荒澤的規則差異很大。

    但世間大道千變萬化,終究都離不開陰陽,除去那些差異的,也有很多相似之處。

    “這么深奧的東西,你直接就給我了嗎?”

    余小九有些詫異,如果云皇將這種規則拿出去拍賣的話,肯定能得到不少靈石,他竟然直接給了她。

    這家伙不是很摳門嗎?現在怎么大方起來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拿了她的靈石,所以有些不好意思,給一點利息。

    云皇并沒有耽擱時間,快速的刻畫符文,他來到無盡荒澤的這段時間,也認真研究過大道規則。

    雖說這里的規則有些排斥,但萬變不離其宗,他稍微改動了一些地方,只要將靈氣注入符文中,就能直接動用規則力量。

    但將規則大道嵌入符紙中,威能會有所減弱,但用來對付敵人,已經足夠了。

    就在余小九領悟規則的時候,云皇已經將符文全部煉制好了,為了能讓整個無盡荒澤的人使用,他還特意將符文改成五行屬性。

    無論是覺醒了哪種屬性種子,只要注入靈氣后,就能止逆閥使用了。

    “這琳瑯滿目街還真是什么都有啊!”

    這時,幾個穿著藍色道袍的修士走來,他們的修為都不算太弱,覺醒境,塑形境都有。

    說話的是一個女孩,她的年紀不大,眼睛像藍寶石一樣,很好看。

    安未央走到攤位前,美眸中充滿疑惑,這些符紙好像都是空白的,但旁邊卻寫著是賣符文的。

    難道攤位的主人是傻子嗎?或者他是想將所有人當成傻子來騙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云皇的臉上,忽然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“看夠了嗎?”

    云皇的神色如常,平靜地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未央回過神來,俏臉上彌漫緋紅,急忙道:“我沒看……”

    云皇勾唇淺笑道:“沒看夠嗎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未央的俏臉更紅了,這家伙就是故意調戲她。

    那些跟隨的同門師兄弟臉色很難看,這個小廢物竟然敢調戲安未央,還是當著他們的面,待會兒找到機會后,一定要將之碎尸萬段。

    “你的這些符紙怎么沒有符文,我剛才是在想,你該不會想將別人當成傻子來宰吧!”

    安未央覺得,這家伙都懂得調戲她,那肯定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但攤位旁邊寫著的,分明是賣符文,這也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看你有緣,這里的符文你隨便挑一張,我送給你。”

    云皇淡然的一笑,這種符文對于他而言,根本就不是什么太珍貴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

    安未央聽說是送的,當即就挑選了一張,她也是秉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理,只要不誆騙她的靈石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云皇聳肩,反正這種符文也不怎么值錢。

    安未央迅速的挑選了一張,她再度問道:“是不是真的不要靈石,你別騙我哦!”

    云皇的劍眉微皺,有些不耐的道:“說送你的,那就是送你,再廢話我收拾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還從未見過如此磨嘰的女修,送你一張符文而已,還能聯想到這么多的事,他也是真的服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安未央也沒有再追問,這家伙似乎有點暴躁,不太好相處呀!

    “這是衍生天道,你想要使用的時候,直接將靈氣注入符文中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云皇提醒道:“只要你還有一口氣,無論多重的傷都能瞬間恢復到巔峰狀態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安未央應了一聲,她也沒有太當真,這家伙頂多就是一個長得比較好看的傻子。

    “我叫安未央,你要是不賣假符了,可以來南海宮找我。”

    安未央將一塊令牌拿出來,說道:“此物能進入南海宮,那些守衛不會阻攔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將令牌給云皇,主要還是想幫他一把,雖然有點傻,但還是挺好看的,流落在外的話,估計會吃不少苦。

    “有時間就去。”

    云皇將令牌收下,他還要去苦陀宗,實在是沒時間跑一趟南海宮。

    安未央并沒有耽擱,她還要去青龍山脈狩獵那一尊碧眼青火獅。

    那幾個惱怒的男修到也沒有找云皇的麻煩,他們已經看出來了,云皇就是個廢物,腦子還有病。

    和一個腦子有病的人計較,實在不是他們的風格。

    云皇有些無聊的坐在一旁,沒有靈石入賬,他還不能離開。

    余小九沒有在意外界發生的事,她一直都在參透屬于她的大道,她的天賦并不錯,已經有所成就了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轉眼就過去了五天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,依舊沒有人來買符文,那些人看見他的符文什么都沒有,就是一張符紙后,根本沒有購買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賣出去嗎?你這符文究竟行不行啊!”

    余小九有些無奈的嘆了一聲,這要什么時候才能賺到靈石,她的靈石是白花了。

    云皇也很無語,誰知道這些人都不識貨,他也沒什么辦法。

    “嗨!傻子哥哥!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離開了嗎,怎么又回來了?”

    云皇有些疑惑,隨即道:“我叫云皇,不是傻子,那些人不賣我的符文,是他們不識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啦!”

    安未央甜甜的笑道:“你的符文,能再免費給我一些嗎?”

    “想要就拿走吧!”

    云皇到也沒有在意,這些符文他隨便都能畫出無數張,只要有符紙。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安未央一連挑選了十多張,俏臉上堆滿欣喜之意。

    


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冰上曲棍球即时比分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网 吉林快3 大赢家网球比分 浙江二十选五今天开奖了吗 捷报比分预测网 短线股票推荐黑马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安徽江淮麻将 广东11选5助手官 国标麻将 安卓 单机 比分直播cba资料库腾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