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末世有個莊園-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養豬?

類別:恐怖靈異 作者:憤怒的芭樂 書名:我在末世有個莊園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priqzu.live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敖廣被自己的想法所驚嚇到了。

    自己一旦用兩個大陸的生命來填補自己的生命之源,那自己豈不是要成為罪人了?

    敖廣立刻熄滅了自己的想法,不能讓自己被天古城的強大能力沖昏了頭腦,荒蕪的能力確實非常強悍,但是不能過于濫用。

    現在天古城屬于敖廣的領地,敖廣可以組建出一支屬于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天古城的附近荒涼一片,基本上不存在勢力,甚至連人煙都非常的稀少。而這些定局在天古城附近的人類,大多數都是涂一個安全。

    天古城雖然荒涼,但也因此沒有其他生物的入侵,所以會安全許多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將天古城外的勢力收入自己的囊下,讓他們為你效命”熾幽天火開始出謀劃策。

    收服并不是簡單的收服,熾幽天火是讓敖廣使用血奴印將他們強行收做自己的勢力。如果敖廣想要認真培養出一支真正屬于自己的勢力,那需要的時間和精神力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去問他”

    敖廣想起了日月島的輔熙。敖廣記得龜丞相曾經和他說過,輔熙是自己父王手底下最信奈的一個軍師級別的角色,日月島大部分的事務都是交給輔熙來處理。

    敖廣覺得自己建立一個新的勢力,或許可以從輔熙身上獲取一些重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敖廣也不擔心自己離開之后,有什么勢力進入天古城。相反,敖廣巴不得有勢力進入天古城,這樣只會增強自己的生命力罷了!

    “你確定嗎?我感覺他對你是一個潛在的威脅”

    熾幽天火知道敖廣想要去找輔熙,便開口提醒道。在熾幽天火的眼中,輔熙的一個威脅,雖然輔熙的戰力不會很強,但是冥冥之中的感覺在告訴熾幽天火,輔熙很危險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需要在他那里得到幫助”敖廣思索片刻之后,確定了下來。

    敖廣施展時空間,瞬間就來到了日月島的上方。敖廣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,所以在日月島上的焱君和淼君很快就發現了敖廣。

    加上之前和敖廣展開過戰斗,焱君和淼君對敖廣的氣息異常的敏銳。當他們得知是敖廣之后,迅速通知了輔熙。

    三人一同出現在日月島的上空,見到了敖廣。

    這算是輔熙和敖廣第一次正式的碰面了。

    面對敖廣,輔熙并沒有任何的不適,只是淡淡的開口說道:

    “你就是主公的子嗣吧?我是輔熙,應該算是主公的軍師”

    輔熙算是給自己做了一個簡短的自我介紹。敖廣也不能落了面子,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叫敖廣,我的身份你也知道了,我就不多說了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。不知公子來日月島,是為了何事?”

    輔熙不認為敖廣平白無故的回來找自己,必定是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敖廣猶豫了片刻,梳理了自己的想要表達的目的。但是敖廣將自己打敗了夢飛并占據天古城這一消失隱藏了起來,更多的是告訴敖廣,自己想要創建一個屬于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“原來公子想要建立自己的勢力,但在如今的天朝組建勢力可不簡單”

    目前天朝的局勢已經穩定了下來,想要重新組建一個勢力不簡單,而且以敖廣的野心,肯定不是簡單的小勢力,所以這才是要解決的問題核心。

    敖廣見輔熙陷入了思索,不禁開口問道:

    “我父王的勢力是如何創建的?”

    輔熙一愣,不過卻沒有隱瞞,將情況說給了敖廣聽。

    “主公懂得馴獸,并且掌控元素力量。主公的勢力是自己創造出來的,比如日月島的冰族,就是主公使用極致之冰元素和人類的結合體。雖然冰族的族人并不是全部具備極致之冰,但是擁有的冰元素能力遠超其他生物。而在冰族的族人體內擁有主公留下來的馴獸光環,它們也將永遠效忠于主公”

    敖廣聽后,知道這其中的難度系數是多么的龐大了。創造一個屬于自己的勢力,這對于目前的敖廣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。

    其實對于敖廣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幾個中小勢力聚集在一起,然后用血奴印控制他們的頭領,借此形成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只不過敖廣也有自己的野心,不甘心自己的勢力是因為血奴印才誕生的。

    輔熙思索了片刻之后,對敖廣開口問道:

    “公子可否掌控了奴印術或者御獸術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個奴印術”敖廣如實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有一個辦法了。公子可以尋找幾個強悍生物留下的蛋,將奴印打入蛋中,讓它們從出生就成為公子的奴隸,這樣一來,它們的骨子里就會留下公子的印記,即便他們誕生了后代,這種印記也會流傳下去”

    說話的同時,輔熙的手上出現了一柄綠色的液體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從位面商人那里交換來的藥劑,急速成長藥劑,可以讓生物在短時間之內步入成年,只需要一滴便可。我將其送給公子,接下來該怎么做,公子想必也應該明白了?”

    敖廣一喜,輔熙的這種辦法雖然有傷誕生生物的本源,但是它們誕生的后代必定聽命于自己,而且這種辦法也符合自己想要的結果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氣了”

    敖廣接過輔熙遞過來的藥劑。

    輔熙繼續說道:

    “但是公子自己也要小心,不要讓藥劑觸碰到了自己,不然對公子的傷害是巨大的。還有一點要提醒公子,中了藥劑的生物只能夠存活六個月的時間,它們誕生下來的子嗣壽命也會因為父輩的血脈關系,而受到影響”

    敖廣一驚,有些怒火的說道:

    “那豈不是說,我的勢力沒過半年就要換一批了?那這算什么勢力?養豬嗎?”

    “辦法沒有十全十美,我只能夠盡量做到符合公子的要求,而且隨著一代接一代血脈的稀疏,它們的壽命會慢慢延長的”

    敖廣不禁有些惱怒,但是這也是最符合自己要求的一種辦法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說的是真的”敖廣丟下這一句話就離開了日月島。


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