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末世有個莊園-正文 第七十章 莊茹

類別:恐怖靈異 作者:憤怒的芭樂 書名:我在末世有個莊園
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priqzu.live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?    不過,他們要知道一點這次的主要敵人是喪尸,所謂的槍械對于喪尸并不能造成很大的傷害,甚至還不如一個弓箭手射出去的弓箭。

    槍械在末世相當于是一種另類的削弱,這也讓軍隊中出現了許多奇才。他們懂得利用末世的材料制造出殺傷力巨大的槍械和子彈。

    他們不是異能者也不是武者,他們是另類的一群人,被稱為槍械師。單打獨斗,他們不弱,在戰場上更是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槍械師的誕生需要天賦,因此末世中的槍械師并不多。只有寥寥幾個,基本都在軍隊中。

    “隊長,這次我們只出動了十輛裝甲車,能夠拯救F市嗎?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次的目的只是為了解救當地一些官員,其他人的生死,我們管不著”

    “可為什么S市、D市這些城市,有大把部隊去救援”

    “你還不懂,F市只是二線城市,不會這座城市浪費太多資源的”

    帶頭的裝甲車里正在進行小聲的探討,而他們不知道在裝甲車的下面有一個黑色怪物真正竊聽他們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難怪霸天刀圣在末世后期會不服從軍隊的安排,原來梁子在這個時候就接下來了”

    楊天對所謂軍隊的部署感到不屑,你們搭救的這些城市不過是軍隊高層的家鄉,為了討取他們的開心罷了!

    這也造成了末世后期,天朝各自為營的情況。

    你軍隊想要下達命令,就去命令那些聽話的勢力,如果趕在我的地盤上下達你的命令,我會讓你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。

    末世后期的天朝軍隊基本就是一個空殼。表面上還能看,但私下的實力比得上天朝九大宮殿的哪一個?軍隊也想拿下二十三宮殿中的一處,奈何實力不夠,只能坐擁附屬宮殿。

    楊天還以為他們是想要去搭救F市,搞了半天原來只是去搭救那些高層。這也難怪前世的F市中,只有陳安唯一一個天朝官員在F市進行解救人物。沒有軍隊的幫助,陳安一個人組建實力解救F市的市民,楊天確實對它挺欽佩的,可惜陳安在后面的大入侵中死了。

    “砰趴噴趴”

    十輛裝甲車被一群變異獸擋住了,無法突破它們的防御。

    一級變異獸,變異穿山甲。

    變異穿山甲的個頭有小型汽車的一半,而擋住軍隊裝甲車的變異穿山甲足足有三十來只,將公路完全堵住了。而且裝甲車的附近也被包圍住了。

    十輛裝甲車上絕對會有異能者的,楊天不可能在這上面浪費太多時間的。雙臂變成轉頭,直接遁地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“隊長,車盤下好像有動靜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這群穿山甲做的手腳,先對付它們”

    過了十分鐘,楊天才從地面鉆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F市的收費站?終于到了”

    不過,現在收費站也被破壞的凄慘,之前楊天在這里休息的時候,還是完好無損的。

    “啊…你個畜生”

    楊天剛離開收費站沒多遠,就聽到了一聲女性的怒罵聲。

    “這里面有幸存的人類”

    原本楊天是不想去的,畢竟這種事情在末世出現得太多太多了。但接下來的一句話,讓楊天產生了興趣:

    “你爹是F市的市長,但是現在有用嗎?”

    市長的女兒?那她也是軍隊這次營救的目標之一了?

    楊天迅速來到聲源的地方,身穿西服的五名男子正對著三名女子發出淫邪的笑聲。本來是正派的西裝,穿在他們身上卻完美的體現了一個詞:衣冠禽獸。

    “就因為你是市長的女兒,所以我才想要上你,你不是冰清玉潔嗎?等下你就不會這么想了,哈哈哈”

    一邊說他還一邊脫掉自己的外衣,其他的四名男子也紛紛看向其他兩名女子。

    “讓我爸知道了,他不會放過你的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他現在自保都是一個問題吧?哈哈”

    男子瘋狂的大笑著,平日里對他充滿壓力的兩個字,現在卻顯得那么的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男子動手就去扒市長女子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滾蛋,你個畜生”

    回應市長女子的只有男子猖狂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大門被一腳踹開,毒液形態下的楊天出現在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陸哥陸哥,有…怪物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!”

    可是唯一的出路已經被楊天擋住了,從窗戶跳下去只有死路一條。四名男子見到無處可逃,只能躲在偏僻的交流。

    “你是市長的女兒?”

    楊天用布滿尖刺的嘴巴在對市長女兒進行問話。他們沒想到眼前的怪物居然會口吐人語。

    難道是異能者?

    “我叫莊茹,我是市長的女兒”

    在莊茹的眼中,將楊天當成了他父親派來保護她的異能者。

    “滾你媽的,我不信你有多厲害”

    這名男子明顯也是異能者,他也將楊天當成了市長派來的,剛才他的所作所為已經不可能被原諒了,他必須要擊敗眼前的黑色怪物。

    一級暴風戰士

    可惜,連楊天的一招都擋不下來。

    楊天的右手轉變成刺劍形態,瞬間刺穿男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我是這里…唯一的異能者,是…我出去尋找食物,他們…才能活下去,莊茹卻還是對我一副冷淡的樣子,為…什么”

    胸口被刺穿,男子連話都說的不清不楚,但他的眼神卻充斥的不甘,文明時代得不到莊茹,為什么到了末世還是一樣?

    “有些人就是這么悲催”

    楊天的話仿佛是回答了他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是來救我的嗎?”莊茹充滿欣喜的看向楊天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要拿你和你父親叫喚一個東西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莊茹滿臉的希望告破了,居然不是父親派來救自己的,反而是父親的敵人。

    楊天的左臂好比一個充滿彈性的橡膠,緊緊的將莊茹包裹住,遞到楊天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冰清玉潔?”

    楊天的修長的舌頭舔了舔莊茹的臉,一嘴化妝品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的判斷是假的”楊天看向地上的那名男子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楊天沒想到到毒液的舌頭上的觸覺還能夠辨識生物的處子。


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现在如何流量赚钱 有没有挂证就能赚钱的 欧亚卖场经销商赚钱 睡梦中还能赚钱的说说 马云说2018赚钱行业 烷基化产品赚钱吗 开个分享群能赚钱吗 如何开游戏工作室赚钱 抓娃娃机 赚钱技巧 大理石加工赚钱不 年后早市卖什么赚钱 手机猫挖矿赚钱软件下载